学不会的作文

2018-4-21 范磊

我印象很深,小学的第一学期,语文成绩就不及格。

好像是落下了个病根子,我的语文成绩一直都不好,作文更是个大问题。

我们小学班主任都是语文老师。我的数学九十多分,语文五十多分。因为语文成绩不好,班主任就觉得我基础太差,甚至有一次劝我留级。但是,留级我肯定是不愿意的。这个事我都没敢跟爸妈说。而且,我自认为我的总分还可以的。

我的语文依旧很差,作文依旧很差。
可我爸爸并没有放弃,他还给我买了作文辅导书,以为可以扭转局面。当然,是一直扭转不了的。

我很佩服有一些人,根本就没有什么屁事,东拉西扯也能凑出几千个字来。
现在现在看到有些文章废话连篇,我还在想,如果写一堆废话就是文章的话,那么我也会。我这样想,试了才知道,就算是废话让我挤出几千字来也很难。

我还是很羡慕那些擅长作文的人。把文章写的很漂亮,我总觉得这是一件很厉害的能耐。他们能把一个简单的小事写的很生动很饱满。读起来句子也都挺美。
可是,有很多文章读过了之后,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。我记不得的那种句子,我自己也很难写出来。反正我印象里一直都是,挤都挤不出来几千字。
没话找话,挺累的。

这个事让我想到了,见到熟人寒暄。

以前我总觉得大人们很厉害,见面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聊到,过后我也根本想不起来他们在聊什么,可是在当时,他们就能聊个小半天。我觉得大人们打交道就应该是这样吧。虽然感觉都是废话,特别无聊,可这是个能力。我总是不会。
这个事我爸爸也不止一次的说过,他还嘱咐我:你要学机灵一点,眼面前的话怎么能不会

我想起来,这个没话找话说,真的是像写作文一样。我一直都感觉好难。

我的作文仍然不好。
直到高中,我们那个很老的老师给我们作文打分不是给分数,而是打出:甲 乙 丙。
大家都知道 甲,就是很好的。乙 就是一般。丙 就是差的。

而我的一次作文得到的竟然是 丁。
老师批阅结束后,作文本发下来,同学们拿到结果,会互相问一下。我就跟同学说:我得到的是丁。同学就不相信。总以为丙是下限了。看来我是突破了这个下限的人。

我仍然记得老师给的作文题,是让我们选择写“逆境出人才”或者“顺境出人才”。

大多数人会写逆境出人才,理由嘛,因为我们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“要出人头地就要努力拼搏”,“不要向命运低头”。各种励志故事都是说谁谁谁生活如何艰苦,最后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成功。
而我当时写的是“客观环境造就人才”。
我想表达的是,不管顺境还是逆境,其实都是客观环境。是客观环境造就了一个人。你是不是爱学习,是不是会努力拼搏,你的性格特点,都是环境塑造的。
后来我跟一个同学说我的观点,同学听了后说“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。”过一会他又说:“不行,不能听你的,你的想法是不对的。”

嗯,其实我知道他说的意思是,这个想法不好,不积极。

直到现在我的想法也没有改变。我们的性格、习惯、爱好,我们的先天的天赋、艺术细胞、记忆力、身体素质,从外表到内在,都是因为 先天的基因 加上后天的环境和经历造就的。


现在再回想一下 见面寒暄经常说的话,除了一些客套话、改天请你吃饭、有空来我家玩之类的,那些见面问着“吃过了吗”“最近在忙什么”“最近身体怎样”“谁谁谁还好吗”,像是没话找话,也可能真的是在关心别人。

我有时候发现身体出点状况,比如肩膀痛,或者视力下降,我就想我可能在衰老了吧,我感觉到身体健康并不是理所当然的。可能小时候觉得有些是废话,人到了年纪,就觉得自己身体确实是在变化,会时不时出点毛病,或者周围同龄人一个个的有了这个病 那个病,会让人感觉到健康可贵。对健康的焦虑,就好像饥饿年代对食物的焦虑,习惯了问“吃过了吗”。真的是在关心,真的是对饥饿充满了恐慌。

还有对生活的各种焦虑,对工作对经济状况的焦虑,可能这些也都不再是废话。

这些就好像小孩子在较真自己期中考试某一门课的得分是69分还是75分。不再是学生的我们 会觉得期中考试嘛,差个几分有什么关系,何必较真呢?

我们不在那个年纪,没法理解这个感受。有时候就觉得这个较真没必要。


总觉得小孩子太较真。总觉得老人说话又太无趣和啰嗦。
年纪大了的人,似乎不再关心那些有趣的话题,说的都是鸡毛蒜皮的日常。也许年轻时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 后来才发现都在时不时的眼看着失去。也许这个过程才是人生最真切的感受。这就是人生的味道。

有时候还是挺想写下点什么的。

不管我会不会写作文都没有关系了,反正现在没有老师给我打分了。

又或许我就是不适合写命题作文。让我自由发挥,说不定,一切都会不一样。

 

嗯,我就是想写下点自己的想法,即使这个想法是错的,即使我的想法和大家不一样。至少,这是这个阶段里的自己.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